胡偉良觀點

返回
2019/09/12人氣:613
By:房產財經News台/abound

胡偉良觀點:從《富哥哥窮弟弟》看決定命運分水嶺的是…

從《富哥哥窮弟弟》看決定命運分水嶺的是…

如果你有一個哥哥你和他從同一個老媽肚子裡出來從小一起長大是這世上血濃於水的親兄弟可是成年後你們卻過起了天上地下的不同生活這是一種怎樣的感受

這是部英國紀錄片《富哥哥窮弟弟》中兩兄弟的真實故事

一個典型的窮人--沒有房子沒有家庭孤身漂泊。經濟的窘迫讓他時常陷入饑一頓飽一頓的境地,節衣縮食是常態。

不過他本人倒挺想得開,認為在底層待著沒啥不好,無拘無束嘛,一人吃飽全家不餓。

主角大衛眼中的“上層”,大概就是他那身家千萬的哥哥伊凡。“金融界精英”、“保守黨政要”是外界給他貼的標籤,而在記者詢問資產數量時,只會微微一笑:“無可奉告”。

一個是富豪,一個是窮人,很難想像這兩個風馬牛不相及的人竟然是親兄弟。

但事實的確如此,只是在過去25年來,個人財富與社會地位的巨大差異讓他們越走越遠。

他們誰都無法理解對方,隔閡漸深。要不是連著一層血緣關係,可能早已成陌生人。

有好事的英國媒體,專門給這兩兄弟拍了個紀錄片,還別出心裁地搞了個“變形計”,提出讓他們住進對方家裡8天,看看是否能緩解兄弟倆緊張的關係,或是帶來什麼改變。這就是《富哥哥 窮弟弟》要講述的故事。

命運的分水嶺--無法磨滅的偏見

兄弟倆不同的命運,可以追溯到童年。

哥哥伊凡比弟弟大衛年長一歲,兩人都出生於一個普通家庭,父親是員警,媽媽是銀行小職員,家裡沒啥存款,但尚能養活孩子。

兄弟倆小時候都吃著差不多的食物,穿著差不多的衣服,上著差不多的學校,唯一不同的是,由於大衛是弟弟,所以被格外寵愛。

伊凡猶記得當自己大一些,需要早起送報紙修草坪賺些小錢補貼家用時,大衛卻依然可以睡大覺,然後享用母親準備的餐點。

“我起早貪黑打零工,拖著疲憊的身軀回到家時,經常會發現大衛整天沒做任何事。”

如果要說大衛實在做了啥,無非就是些破壞公物、賣小黃書來賺香煙錢的“蠢事”。

但因為大衛是弟弟,所以總能得到父母特別的優容與寬待。想起小時候父母總是護著弟弟的場面,伊凡心裡很不是滋味。

但正如那句俗語“慣子如殺子”,過分的縱容無疑給大衛帶來了不可磨滅的負面影響。小時候的調皮搗蛋變成了成年後的遊手好閒,很早就承擔養家糊口責任的哥哥伊凡,反而被錘煉得獨立能幹,極富商業頭腦。

伊凡21歲離家創業,通過做小生意賺到了人生的第一桶金,隨後他將那個生意轉手他人,賣得了100萬英鎊,他再拿這筆錢作為啟動資金進行創業,成功後再轉賣,如此周而復始,竟在不知不覺中成為千萬富翁。

就當伊凡的創業做得風生水起的時候,大衛卻沒考上大學,他跑到修理廠做了一段時間學徒,但沒能堅持下來。為了到哥哥所在的城市“見世面”,他還放棄了工廠的轉正考核,和本可擁有的穩定生活徹底告別。

他們的人生分水嶺,可能就是從那時開始。

哥哥的事業越做越紅火,弟弟則眼紅於哥哥迅速積累的財富,不甘心只做個打工者。為了能像哥哥那樣“一夜暴富”,大衛嘗試過各種各樣的職業,但總是三分鐘熱度。

久而久之,大衛開始自暴自棄,他變得憤世嫉俗,“富人有什麼了不起的?不就是靠著吸窮人的血嗎?” 在鏡頭前,他不止一次地表達了對哥哥和他的巨額財富的反感。

好像躋身富豪階層的哥哥,令他噁心想吐。

對於弟弟的現狀以及對自己的偏見,哥哥心知肚明。他覺得,如果當初弟弟能夠腳踏實地地幹好一份工作,比如在工廠當修理工,而非好高騖遠,境況會比現在好很多。

可惜歷史從來都不存在假設。

已步入而立之年的弟弟,就這樣日復一日地沉淪了下去。他沒有結婚,沒有孩子,唯一的謀生手段是到建築工地幹苦力,唯一的棲身之所是一輛破破舊舊的房車。

而哥哥則努力地開拓著更大的商業版圖,並試著在政壇發出自己的聲音。他購置了若干座豪宅,僅出現在紀錄片中的,就有倫敦的四層聯排別墅、東蘇賽克斯的13世紀古宅以及巴賽隆納上流社區的假日公寓這三所。

兩人的處境,早已是天壤之別。

哥哥想不通弟弟為何不能找一份穩定工作,告別漂泊的生活;正如弟弟對哥哥的致富之道深惡痛絕,諷刺哥哥是“虛偽的資本家”。

整整25年,兩人獨處的時間不超過兩天。

在重重誤會與偏見中,改變似乎是一件異常困難的事。直到持續8天的“變形計”完成,兩人多年以來的心結才稍稍有了鬆動。

體驗8天對方的人生--親兄弟版“變形計”

當哥哥不得不在弟弟的房車待上8天時,他的內心是崩潰的。房車的空間狹窄,而且沒有洗澡如廁的設施。推門進去還亂糟糟的。

“這個真的太恐怖了,我有點想哭。”

當伊凡硬著頭皮在房車裡吃完弟弟所做的半生不熟的羊排之後,弟弟主動提出要帶哥哥感受一下自己的日常活動,哥哥欣然應允。其實他也是十分好奇,弟弟怎麼就不能好好找份朝九晚五的工作,他每天到底在幹嘛。

“他應該有個房子,有個正常的家,真的。”

很快他就發現了弟弟存在的最大問題。

首先是自由散漫。弟弟告訴哥哥,次日上午十點,他在某個市民廣場有個新書發佈會,說是發佈會,其實就是擺個街邊小攤賣賣書。那麼弟弟賣的書是什麼呢?是一本自費出版的根據吸毒嗑藥經歷寫成的小說。

當哥哥看到穿著黃色西裝的弟弟晚了一小時才出現,他覺得有種一言難盡的荒唐。

現代文明社會對一個公民提出的正常要求,比如在公開場合露面著裝的得體、守時等等,弟弟心裡似乎沒有這樣的概念。

這也是哥哥認為弟弟所缺乏的高度自律。

其次,他的精神世界是荒蕪的。在政治方面,弟弟有著自己的一套見解,他嘲弄英國奉行的現有社會體系,認定其終將瓦解。

弟弟定期會參加一些政治聚會,在會上與各種擁有極端思想的人們討論。隨行的哥哥一臉迷惘地看著這些人夸夸其談,卻發現他們的觀點論據與實際情況相距甚遠。

比如有些人謊稱自己的政治見解在大憲章裡有條款明列,但當哥哥一提出質疑,那人連最基本的事實都搞不清楚,開始支支吾吾。

 “我想不出這種脫離現實的古怪言論有何意義。” 哥哥苦笑著,他也終於瞭解到其實在底層,擁有類似想法的人不在少數,他們不滿於現狀,便強烈地抨擊現實,否定一切。

弟弟也處於這樣一個圈子裡,耳濡目染。

兄弟倆的僵持在一次精英派對中有所好轉。

就像弟弟帶著哥哥參與到自己的日常中來一樣,哥哥也帶弟弟做了自己平常會做的事,比如出席上流社會晚宴、會見各個圈子的佼佼者、參加慈善藝術展、進行馬術訓練等。

讓他意外的是,弟弟比想像中做得好太多。

在精英派對中,弟弟與各路有頭有臉的人物侃侃而談,他收起了自己一貫奉行的激進思想,開始認真聆聽一些主流的價值觀。

在慈善藝術展中,對藝術極其感興趣的弟弟終於找到了向人求教的機會,他甚至親自動手做了一些可愛的小玩意兒,出色的創造力和想像力獲得了在場許多人的好評。

大衛很聰明,學習馬術也是一點就通,反應能力超快的他很快就策馬奔騰了起來。

在哥哥日常所處的環境下,弟弟像變了一個人一樣,他一改過往頹廢萎靡的風氣,兄弟倆之間的感情也親厚了許多。

哥哥發現弟弟並不是一無是處,他身上有眾多隱藏極深的閃光點,只是缺少一個好的環境,讓他充分發揮人性中向上的一面。

弟弟也看到了哥哥同時要安排好工作、社交、慈善、愛好等各方面的事務,所謂“虛偽的資本家”也並非不勞而獲地吸血,財富與成就背後,多的是辛苦的耕耘與付出。

最讓哥哥感動的,大概就是弟弟看到自己參加比賽不慎從馬上摔下時顯得憂心忡忡,要知道在以前,弟弟只會幸災樂禍,可如今卻開始關心哥哥,還在賽後跑來寬慰。

胡偉良觀點:

環境影響及造就了一個人的思維方式,而思維又決定了一個人的行事態度和成就高度,在透過不同階級間的學習,窮人有機會逐漸的脫貧,而富人也會更樂於協助窮人逐漸的改變思維和生活態度。

評論

page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