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偉良觀點

返回
2019/10/03人氣:532
By:房產財經News台/abound

胡博士談婚姻經濟學-為什麼越愛越褪色?

婚姻經濟學-為什麼越愛越褪色?

婚姻難逃邊際效用遞減

當年柯林頓入主白宮後,柯林頓與夫人希拉蕊第一時間命令行政人員收掉了白宮所有辦公室的煙灰缸,以示貫徹禁煙主張。

後來,"柯林頓性醜聞”爆發,萊溫斯基描述了她與柯林頓在總統辦公室抽雪茄的情形。萊溫斯基回憶,在一次白宮員工派對上,她意識到柯林頓看到了她露出的T字褲邊緣。於是,二人發展了辦公室戀情。

東窗事發後,柯林頓遭遇了政治生涯的黑暗時刻,眾議院對其通過了兩項彈劾條款。關鍵時刻,“識大體、顧大局”的希拉蕊出面力挺丈夫,最終彈劾條款被參議院否決,柯林頓逃過一劫。

柯林頓出軌萊溫斯基事件人盡皆知。在看熱鬧之餘,我們冷靜反省,其實每個人若不做出改變都逃脫不了一個“膩”字。用經濟學術語來說,“膩”其實就是邊際效用遞減原則。人們懷念“人生若只如初見”,說明初見時邊際效用很高;人們討厭“油膩中年”,說明人到中年邊際效用遞減得厲害。

愛情與婚姻很重要一部分是性,作為一種感官刺激的一部分,性的效用遞減極為明顯。

萊溫斯基曾經透露,柯林頓在她面前將希拉蕊描述為“一條冰冷的魚”,承認兩人“無性生活”。這或許是一個男人對情人的討好之詞,但外界對柯林頓與希拉蕊的政治婚姻解讀頗多。

從邊際效用遞減規律的角度來看,與嚴肅的希拉蕊相比,年輕性感的萊溫斯基以及T褲、雪茄,顯然對柯林頓的吸引力更大。不可否認二者的感情,僅感官邊際效用來說,人人都能明白其中的生物規律。

邊際效用遞減下的七年之癢

好事者曾經做過調查,兩個沒有感情基礎的人發生性關係,一般在10次以內邊際效用就會大幅度下降;一對夫妻的“活塞運動”到達1000次左右,邊際效用就已降到很低的水準。按正常推理,1000次運動大概需要花費七年左右的時間(從第一次性關係發生開始計算),這基本符合“七年之癢”的婚姻現象。

事實上,台灣每四對夫妻就有一對過著“無性生活”。性能力的衰竭其實是個假像,作為哺乳動物,人類的性衰減非常緩慢,甚至女性常遲至三、四十歲才迎來性能力的巔峰。多少人其實受性邊際效用遞減所控制,所謂在家裡像條死魚,在外面猛如虎。

面對邊際效用遞減,同樣是美國總統的柯立芝在處理這個問題上比柯林頓“狡猾”得多。

有一次,柯立芝與夫人去養雞場參觀,看到養雞場熙熙攘攘一片繁忙,柯立芝夫人有感而發,問養雞場的場主,公雞多長時間對母雞盡一次義務?養雞場的場主照實回答:一天數次。總統夫人就跟養雞場主說,把這件事告訴總統先生。

養雞場主不明就裡,跑去告訴了柯立芝。“總統先生,總統夫人讓我告訴你,我們養雞場的公雞一天要對母雞盡數次義務。”柯立芝聽後反應也非常快,他說:“那麼請問,公雞每次都是針對同一只母雞嗎?”養雞場主說“no no no,每次都是針對不同的母雞。”

人們將這一趣事描述為“柯立芝效應”,如果引入可受孕的新的夥伴,雄性和雌性動物都會表現出持續、高亢的性行為。

柯立芝效應,是大部分出軌行為的內在驅動力。

當然,並不是每一個出軌物件都比原配更加性感漂亮,就像很多人說許志安還沒馬國明帥氣(30歲的港星黃心穎背著男友馬國明,偷吃已婚的許志安事件)。所以,愛情與婚姻的邊際效用是一個情感集合,包括性、關愛、默契、志趣、涵養等等,但都脫離不了邊際效用遞減。

所以,性、情感、利益混合的愛情及婚姻效用極難衡量。我們很難獲得明確的愛情效用數值,不過效用可以通過比較來衡量。面對眾多朋友或情人,你幾乎憑藉直覺都可以判斷誰給你帶來的效用大。

邊際效用遞減下的男女有別

通常,女人受到邊際效用遞減的危險更為明顯。女人在20多歲即進入人生第一個巔峰期,年輕,健康,漂亮,有活力,生育能力強。但隨著年齡增大,身體的優勢逐漸遞減,尤其在生育之後出現較大幅度的波動。

此時,女人帶給他人的邊際效用下降明顯,一般在這個時候會有一些焦慮情緒。

男人的情況很多時候恰恰相反。一個男人最大的效用在於經濟實力、人格魅力,這些條件一般在30多歲後才具備。所以,年輕時,同等年齡的男性不得不主動追求處於巔峰期的女性。到30多歲後,事業有成的男性則容易吸引年輕的女性。

“老少配”實際上是男女雙方在效用最高階段的匹配。這符合科斯定律,即誰用得好歸誰,也是市場上逹到有效率的最終狀態。

評論

pagetop